融易要闻: 被“冤枉”的保健品:监管标准近乎药品,出问题的往往是假冒伪劣

《财经》记者 孙爱民|文 王小|编辑 2019年5月14日,70岁的江苏人芮娟,在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工作人员座谈时,流下眼

这个行业也像一个怪圈:“一管就死、一放就乱”。每年几次“打四非”、多部门联动,从未触及其筋骨内的毒瘤。全社会对中医保健传统尚未形成共识,加之消费者普遍较低的科学和健康素养等,也“滋养”了保健品市场乱象。以至于,多数中国家庭都或多或少被不良保健品侵害。每年贡献数千亿元销售额的中国消费者,走向两个极端:要么彻底对保健品失去信心;要么盲目迷恋、视作良药,甚至以此作为工具试图“拉人头”赚大钱,将健康、财产、诚信放在赌桌上,意图博取财富。



这意味着,如果此次征求意见稿内容没有调整,以龙福地龙胶囊为唯一主打产品的企业,也许将随之消亡。接手公司18年,芮娟不甘心成为政策的牺牲者。

这次的锐意除弊,能否解决监管权责不统一、管理空白、评价标准研究不足等根本问题?至少,舞台上被触动的各方,在这股洪流中左冲右撞开始找寻方向。

图/视觉中国

被“冤枉”的保健品:监管标准近乎药品,出问题的往往是假冒伪劣

对这一调整,负责制定保健食品注册制度的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特殊食品安全监管司对《财经》记者解释为:现有部分功能声称与现行的保健食品监管定位和健康需求不相契合;部分保健功能声称和评价方法容易与药品治疗疾病混淆;现有部分保健功能声称存在表述不准确问题,容易被虚假或者夸大宣传利用,误导消费者。

  与政策角力  


被“冤枉”的保健品:监管标准近乎药品,出问题的往往是假冒伪劣


18年前,芮娟卖掉两栋别墅,盘下一家国营保健食品企业。这家曾经主要供应军队老干部的企业,靠着单一保健品一年能卖出5亿多元。然而,2019年一开年,迎来“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下称“百日行动”),这仅为行业整顿的开端。芮娟和她的企业,或将成为第一拨“受难者”。

3月29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征求调整保健食品保健功能意见的公告》(下称《调整保健功能公告》),拟取消21项保健功能。





 1月至4月,四项针对保健食品的政策相继出台,虽然都是“征求意见稿”,但监管层有意从保健功能、评价标准、标签与说明书等方面进行整顿的意向明晰,直接指向保健品“乱”的根源。有业内人士分析,监管将剑指中医药品种,其占据中国约1.7万个保健食品批号的半壁江山。

让芮娟流泪的,不是产品出了质量问题,而是受政策调整影响,公司的主打产品“龙福地龙胶囊”,或将因保健功能不妥,被监管部门取消生产批号,从而不得不退出市场。

2019年5月14日, ,70岁的江苏人芮娟,在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工作人员座谈时,流下眼泪。“很无助,又不肯屈从。”一名与会者回忆。



“保健品”没有明确的法律定义,一般是对人体有保健功效产品的泛称,而简单的模糊概念,也囿住了监管部门的双手——只有“保健食品”才明确在监管范围内。这给了千奇百怪的产品,打着保健的名义,踩空白区、甚至越红线的机会。

《财经》记者 孙爱民|文   王小|编辑





龙福地龙胶囊于1996年拿到生产批号,主打的保健功能是“改善微循环”,属“与现行的保健食品监管定位和健康需求不契合”之列。中国目前有四个“改善微循环”的保健食品批号,其中三款产品,仅有此单一功能。



“自发布取消上述保健功能之日起,相关产品应当立即停止生产,已生产的保健食品,不涉及质量安全的,可销售至保质期结束;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不再受理、审评审批上述保健功能。”《调整保健功能公告》明确提出。

所有人,包括企业、协会、监管部门等相关者,都知道保健品业有太多的“不堪”,需要整顿。“百日行动”共立案2万多件,案值130亿元,其中违规直销与传销案就占了120亿元。

1.一分极速3d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一分极速3d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一分极速3d",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一分极速3d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一分极速3d编辑修改或补充。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推荐图文